登入 |  註冊 |  聯繫我們 |  運費說明 |  購物車 | 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

幫助文檔

    最近應該都有聽說過韓國一套電影“屍速列車/屍殺列車/釜山行/Train to Busan/Busanhaeng”很火,劇情制作演員表演,還有特效基本完美,把喪屍片拍得也這麼有板有眼。


    《釜山行》考量人性,成功並不典型。它最大意義,是堅信在一個崩壞的、末日來臨前的恐怖環境當中,人之所以為人,是出於對弱小者的庇護,對同類人的援手,對陌生人的信任,乃至於對人類陰暗面的失望,它們共同組成人類本身的豐富面貌。



    然而,《釜山行》的熱門,不是韓國本土或在中國香港上映的一時現象,也不只是一部電影和一個導演的成功那麼簡單。在影片背後,你會看到韓國導演對人性的考量,看到完全國際化的運作,以及辛辣入喉的黑色諷刺。


     當然了,《釜山行》也不只是賬面數字的成功。它就相當於拍攝了《路邊野餐》的畢贛和《長江圖》的楊超,突然拍出一部十幾億票房的商業電影。這當然不是天方夜譚,也不是參雞湯。導演延尚昊,此前專門拍攝一些沒人看的獨立動畫片(代表作《豬玀之王》)。最高觀影人數,不過才一兩萬人——還比不上專門拍冷門藝術片的洪尚秀。從小眾一躍成為大眾熱榜的對象,聽起來匪夷所思,但過去十幾年,韓國電影屢次上演此類奇跡。《釜山行》是個喪屍片(僵屍片),就是《僵屍肖恩》、《僵屍世界大戰》到美劇《行屍走肉》的那種僵屍活死人。這種看來就不夠大眾、不夠主流的類型片,在韓國從未有成功的案例。此前韓國千萬級別觀眾人次的電影類型是歷史片、戰爭片、災難片、警匪片等,比較特殊的是奉俊昊的《怪物》和今次的《釜山行》。
     讓多數觀眾恨得牙癢癢的場面,絕對不是來自喪屍的瘋狂殺戮,而是人類對同伴的輕蔑、敵意和不信任。與“車”俱來的諸多毛病,通過喪屍病毒的感染催促,一並爆發了出來。不難發現,男一號在一開始,與從頭到尾充當反派的自私大叔,差別不大。延尚昊在攝影棚模擬了高速運行中的車廂,不計其數的群眾演員“以超越其他喪屍片”的賣命精神,去演繹那些奇形怪狀的暴走喪屍。如果你對喪屍片還停留在分不清掙紮還是抽搐的慢速運動者,《釜山行》會帶來無數驚人的誇張場面。
      想知道結局的你,不如一睹而快~